Teambition:译文出版社的高效协作“快车”(1)

发布时间:2017-03-04  来 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上海2017年3月3日电 /美通社/ -- 作为上海译文出版社最年轻的部门,数字出版部是一个高效的协作团队。在数字时代的线上运营和出版社传统工作之间,Teambition赞助大家轻松转换,其作用有目共睹。不管是随机应变的个人工作,仍是重度协作的团队项目,数字出版部都做得游刃有余。能够说,Teambition为这家成立于改革开放元年的出版集团注入了数字时代的新血液。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,读电子书逐渐成为人们阅读生活的新常态。电子书平台越发强盛的当面,既有读者需求增长的推动,也有出版社踊跃入驻的效用。

在这个背景下,2013年,译文出版社嗅到了这股风潮,很快开端布局数字出版范畴。现在的数字出版部,作为译文出版社最年青的部门,就是在这股数字阅读的风潮中应运而生。

“最初我负责版权治理和一部分数字出版的工作。到了2014年,领导发现数字出版这一块做起来了,便为我们开设了独立部门。”如今作为数字出版部负责人,邵明鉴全程见证了部门从无到有的过程。

细碎的工作,需要更高效的工具

和所有以数字内容运营为主要工作的团队一样,邵明鉴和同事们的工作内容很细碎。这种细碎不仅指线上运营,还有许多线下协调工作。对于以实体书为主的出版社而言,“实体”是一种延续已久的工作惯性。好比书籍资料的电子存档,不是在服务器上,而在实体光盘中;书籍封面、书籍介绍等根本资料,也没有统一且便于查找的存储门路。这其中的种种不便,对于邵明鉴和他的同事而言,意味着更为琐碎的线下工作:走不同审批,到不同部门,拿不同资料。

“最初我会把每日工作部署自惭形秽,自愧不如记录在笔记本上,完成一个,划掉一个。但是工作太多太细,并且常常变化-- 比方对接部门的同事不在,没方法按打算完成,就不得不暂时调整。时间一长,笔纸记载的方式就变得跟不上节奏,很不靠谱。”邵明鉴说道。

方案赶不上变化,传统的工作方式显然不能适应数字时代的变化频率。自嘲“记性不好”的邵明鉴开始寻找更高效的工具。

他最早接触的是国外的线上协作产品。很快这些产品的弊病就体现出来了:不适合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。由于架构在境外服务器上,这些产品的拜访速度始终不如人意;另外,由于国内外用户购置虚拟产品的习惯不同,邵明鉴也对于这些舶来品时不断弹出的付费提示很不习惯。随后,他又尝试了一些国内工具。只管在使用习惯上令人满足,但却冒出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:功能欠缺,不能知足重度使用的需求。

在数字出版部,日常工作中有大批细碎的任务和协作,需要分派给不同人、逐一支配任务排期、并且逐个处置或协调。除了“到不同部门拿不同资料”这种身材力行的工作外,邵明鉴和同事们还需处理大量不能实现主动化的工作 --

邵明鉴经常要将任务分派给不同的同事完成,以期到达效率最优化。任务多了,时间久了,对于线上协作工具的功能考验就越发显著。在频繁地重度使用下,其余国内产品也败下阵来。

重度应用下,Teambition胜出

之后的某一天,在和一家设计外包公司协作时,邵明鉴意外地发现对方在用Teambition。很快他就意识到,这就是他和他的团队需要的工具。作为国内线上协作工具的佼佼者,Teambition不仅相符国内用户的习惯,更有壮大的功能支撑;专门为协作而优化的设计,也让邵明鉴团队的工作更加高效。




上一篇:民办教育春天到来,私立校将发生6大变化
下一篇:没有了